<   2007年 05月 ( 35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翻译]小野の脳 ONO-NO-NO 第二回

小野の脳 ONO-NO-NO 第二回
翻译:小桥舞

第二回「人生是一场游戏?」
好了第二回。这次我也想写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游戏”。
我家有兄弟二人,多亏哥哥小时候异常喜欢游戏,家里经常会出现新的游戏软件,对于弟弟我来说这实在是优渥的环境。虽然我只记得自己是从FC开始玩的,我家还有Family Basic,之后也买了MegaDrive和PC Engine(Shuttle、DUO)。在我中学高中那会儿已经是个了不得的游戏迷了。Saturn和PS我当然是在发售日当天就买了,我也喜欢经营策略类游戏因此努力攒钱买了NEOGEO。在游戏中心通过对战类游戏我结识了其他学校的朋友,这也是我美好的回忆。
不过在新闻节目里偶尔也会提到什么“青少年犯罪的产生是由于受到游戏的影响”这种话呢。我觉得那纯粹是无稽之谈。喜欢『生化危机』就会引发杀人事件吗?喜欢『疯狂出租车』就会无驾照危险驾驶吗?答案是否定的。明明应该有更多复杂的因素,别只拿游戏做替罪羊!
我从游戏里学到了很多东西。通过『桃太郎电鉄』中我记住了都道府县的所在之处与特产,也通过『RPG制作大师』体会到了一个制作者的趣味性与辛劳。通过『银河战士』我学到了人不可貌相,而『街』让我感受到了所谓命运的存在,通过『火焰纹章』,我知道了性命的宝贵,而在『魔界村』里,我品尝到了挫折的疼痛,以及体会到在前方等待着的成功之美好。根据人的想象,应该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甚至觉得没察觉到这一点而讨厌游戏的人是很可怜的。
我现在不仅玩游戏,还通过演绎游戏角色跻身为制作游戏的一员。前几天我参与录制了一个给小孩子玩的游戏。孩子们在玩有我的声音融入其内的游戏之时,若他们的眼中闪过兴奋的熠熠光芒,若他们能为情节而欢喜而悲伤,若能如此就太好了,真希望他们即便长大成人也能将此情此景记在心头。我不住地这么想着。今天我也有一份游戏的录音工作要做。
[PR]

  by ohnonono | 2007-05-07 22:53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翻译]小野の脳 ONO-NO-NO 第一回

小野の脳 ONO-NO-NO 第一回
翻译:小桥舞

第一回「译制作品推荐」
我叫小野大輔。干的是声优这一行。开始写自己的专栏。
从以前起,我就非常不擅长于FreeTalk。明明是个声优,却好几次被人说“小野君蛮好别开口的呢。”这次说不定是得蒙“那不如通过文章的形式来写写自己喜欢的东西?”这样神的旨意才让我得以开始自己的专栏。
因此,我想随便地乱写一通浮上心头的琐事。虽然时间短暂,还望不吝一览拙文。
大家在看外国电影时,字幕版与译制版,看的是哪一种呢?我100%选择看译制版。喜欢得都不需要给自己找理由。虽说我不擅长于一边看字幕一边看画面这一点也算是理由吧。以前我在租碟店里经常发现自己喜欢的作品只放着字幕版可借,简直伤心极了。(如今在DVD里经常两者一齐收录让我很高兴呢!)
因为,你们不觉得Jackie•Chan(注:成龙)的声音比起他本人的声音来,石丸先生的声音更符合他的形象吗?我偶尔看到有他本人说话的访谈,甚至会想“你谁啊”。
好了,虽然我想了解这一点的人或许有很多吧。外国电影在配音时戴的是单边的耳机。为的是一边听着作品里演员的台词与效果音,一边配合其进行演出。这副耳机是戴在左边还是右边人各不同。我戴的是右耳。总体来说戴左耳派好像比较多。因为这样直接与司计算和语言能力的左脑相连,配合得会比较好。我曾听过这样的说法。嗯?这么说来,我岂不是与右脑,也就是司想象和直觉的半边相结合吗。的确,因为我是连随便怎样都无所谓的事也会想太多的性格(我经常被Haruhi的音效导演A-R这么说),说不定还真是应上了。
还有,关于“呼吸”这一点,在进行动画与外国电影配音时是不通的。因为外国电影要求一边听着活生生人的呼吸一边来演绎角色,需要与作品里演员的呼吸相合拍。需要一边留心呼吸的节奏,一边用日语来表达,加上细节处理以及自己的诠释。我非常崇拜擅长于控制呼吸的配音者,而自己每天都在反复犯错呢。我现在的目标是无论在需要与画面相配合的动画配音方面,还是在需要与人相配合的外国电影配音方面,两者都要以高水准来完成。
因为动画而成为声优饭的诸位,请一定要看看译制版的外国电影。也许可以看到自己熟知的声优与以往稍有不同的演技,以及新发现让自己中意的声优呢。
[PR]

  by ohnonono | 2007-05-07 22:21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今天的经历

1.早上10点开始VtaminX的预约。所以就算在开会也心不在焉地看手机。
然后Dina突然发消息给我说预约是预约好了但是只能一场。于是她预约了昼场。
我说不对啊。。。网站上不是说一人一场限定2张的么?汗。
后来想想算了,下次公贩的时候去抢吧|||
结果在开会的时候,我居然就在大大咧咧地发短消息。。。我有罪|||
晚上回来Dina告诉我好像是网站系统问题?
网站已经发布道歉公告了。
可是这样会怎样?可以补定么?相信想参加两场的不止我一个吧!
反正不知道怎么收场。
e...我想写信去骂人的。。。反正karin我也骂过不止5次了|||多骂一个公司无妨~><
反正再说。。。我最近得了小野饥渴症,能看到多少就想看到多少。(那么为什么我不想去Summer|||我也想不通啊|||><)

2.在DVD租赁店看到了The O.C. 可是有好多|||
借倒是不贵的办张卡300,借一个礼拜360好像。
可是那么多,我怀疑我是否有时间看。
我电脑里的动画已经积了20G没看了狂汗|||
所以谁能告诉我哪集bb戏份比较多啊|||然后我去借~

3.在Animate找到了DJCD Hotel Mausu的4。
嗯。。。如果拍不到就去买一张吧。
和尚头真可爱!可爱透了!><><><
[PR]

  by ohnonono | 2007-05-07 21:12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お兄ちゃん~

我发觉一件奇怪的事。

就是看别人的repo我会觉得有点看不下去。
明明自己参加的时候听得津津有味,而且每句都能听懂。。。汗。。。

我最感慨的,大概是80人の妹?
因为啊。。。自己也曾经是mm之一,笑。
上次。。。不不不,是上次的上次,「お兄ちゃん」って、呼んでみた。
楽しかったなぁ…埃埃。

以上,感慨下而已。

说来,说来,我6月也没办法参加了呢。
那么7月再加油吧。。。仕方ないから…
[PR]

  by ohnonono | 2007-05-07 00:43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まあ・・・

和AS谈到现在。

能喜欢上おのでぃ真好吖~

我爱おのでぃ,我爱大家

XD
[PR]

  by ohnonono | 2007-05-06 04:34 | その他

天呢这下真的痛哭流涕了。。。

それと三回目の公録が決定しているようです、6月16日だったと思います。

而自己的行程。。。
06/16(土) NW026 10:00 上海/浦東(PVG)~06/16(土) 14:10 成田(NRT)


哭了。。。虽然公录应该是15点开始。
但是,50分钟从成田赶到秋叶原。。。要我命啊!!!!!!!!!!!!!
而且不出意外我还提着一个大箱子一个小箱子。。。


让我去死吧。。。让我去死吧。。。让我去死吧。。。


orz
[PR]

  by ohnonono | 2007-05-06 01:48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哭。。。

309 :名無しさん@お腹いっぱい。:2007/05/06(日) 00:46:04 ID:YPc9vliI0
レポってしちゃいけない方向なのかな?
してもOKならしますが・・・。


忍不住哭了。。。

亏我上次还有爱地写了REPO给那群日本人看。。。

去不了是我RP不够。
但是如果连REPO都看不到就太惨了。。。

好想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呀|||||||||||||||||||||||||||||||||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我知道今天一定会很有趣的。。。哎哎。。。

おのでぃ~~~~~~~~~~~~~~~~~~~~┐(-。ー;)┌ヤレヤレ
[PR]

  by ohnonono | 2007-05-06 01:08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翻译]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四回

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四回
翻译:小桥舞

第四回「富有魅力的液体」
「小野先生善饮吗?」
小酌时经常有人这么问我。
就算被归类为在热闹的地方会不自在,而且一看就知道不善于交际的我有时也会去喝上几杯。其实,我是很喜欢酒者众东西的。
最近尤为喜欢喝啤酒。工作结束后的第一杯酒就好像渗入声带一般超级好喝。从头到尾一径喝啤酒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从牌子来说,YEBISU最佳,我不太喜欢干啤。在这方面我爱读的一本书「美味し○ぼ」给我带来很大的影响。为了喝得更过瘾,将啤酒与过酒小菜一一试着配合过来也非常有趣。该怎么说呢,虽然啤酒与什么都合得来,根据我的结论,与「带点茶色的东西」很合!油炸食品与烤肉自不消说,我还注意到啤酒与咖喱汁配合得天衣无缝。因为啤酒和咖喱可乐饼以及咖喱面包也异常合得来,推荐大家都去试试。(虽说这搭配容易引发高血压高血脂什么的……笑)
话虽如此,我也并不讨厌其他酒类。虽然我不太喝葡萄酒或是鸡尾酒,我对于烧酒或是日本酒的喜爱程度与啤酒相同甚至在其之上。
我的老家在高知县西部的穷乡僻壤。从古至今那里都是经营酿酒业的小镇。
酒窖融入了小镇的风景。在途经酒窖时能闻到一种说不上来的甜美而稍带刺激的芬芳。虽说对于小孩子来说有种莫名的难以接近感,却总是懵懂地想着那肯定是很富魅力的东西吧。
长大成人,我在能正式喝酒之后喝的第一杯酒是日本酒。我记得好像是我家小镇自古酿造至今的酒。杯中「まけまけいっぱい」(土佐方言,指往酒杯里倒酒倒到快要满出来的状态。)着深富魅力的液体。我一口气将它饮干。
好喝。
从第一口我就这么感觉到了。对于自己居然对酒毫不排斥我也感到很惊讶。那天我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升吧。也没有宿醉。看来是底子好。迄今为止我从没烂醉如泥过。
有一句话叫「いごっそう」。豪气干云,很有男子汉气概,也很有人情味,可是一旦开始喝酒就立即不干活了。这是用来形容典型土佐男儿的一句话。父母两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土佐人,因此我的DNA里必定是嵌刻着「IGOSSOU」这种因子的。(反语是「はちきん」,指能干而爽朗的土佐女性。)
我第一次和父母一起饮酒是几时的事呢?惟有那种渗入肺腑的愉悦和无比的美味尚留在记忆里。
工作结束后和大家一起喝的啤酒。第一次喝的日本酒。与父母对饮那天喝下的酒。
每当我看到空空如也的酒杯,就会想,若今后也能喝到这样一份份美味无匹的酒就好了。
P.S.这次我是一边用玻璃杯加冰块喝着烧酒「魔王」一边写的。
[PR]

  by ohnonono | 2007-05-05 14:43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翻译]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三回

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三回
翻译:小桥舞

第三回「嗜睡翩想」
那天,我迎来了演出的第一天。
虽然迄今为止也有过不少演出的经历,这次我所演的是一开始就贯穿整个演出的角色。
共演者中有不少都经验老道。剧场内的观众有1000名以上。
铃响,大幕揭开。当我的紧张升腾至最高点的瞬间,伴随着音乐,灯光徐徐地打了进来。
第一声。哎?我要说什么来着?拼命练习的台词却一句都说不出口。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我要冷静!啊,舞台两侧提词的人……不在!对了。为了怕太过依赖他们我对他们说不需要提词。啊~总之,我至少得说句能切换到下一幕的台词才行……可我想不出来。没办法了!我得通过无言的肢体语言想办法衔接上。
喉咙干裂欲焚。满头虚汗。用袖子擦一把吗?不行这样一来从大幕揭开起音乐啊照明啊全都要从头开始了。这绝对不行。呜哇哇哇哇哇哇哇!我该咋办!!
梦醒了。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喉咙干裂欲焚。满头虚汗。
应该是这么回事。在工作的V Check(一边看片子一边排练)时我输给了睡魔,伏在暖桌上睡着了。呜,又来了……
我在某个Event时也提过,自己是个可以将睡眠看作兴趣的深度嗜睡狂。可以若无其事地持续睡12个小时。休息日里基本上都是「一睡不起」。因为熟睡率很高一般不太做梦。可是一旦伏在暖桌上睡着,会睡得很浅因此时常做梦。但是好梦我基本上都记不住,能记住的绝对都是遇到惨事的梦。开个玩笑,我在暖桌上睡着醒来后,声音会变得异常低沉。每次我都会立即放外国电影,首先试着演一下自己演不了的低音炮角色。这个很有趣呢。虽然1~2小时后声音就打回原型,会让人比较伤心啦(笑)。
不多说废话了。问过其他声优后,发现「演出时说不出台词来的梦」或是「工作迟到的梦」,做过这样的梦之人意外的多。这次问了合作过的高桥美佳子大小姐,她好像梦到过「麦克风太高声音进不去结果NG了的梦」以及「不知为何完全不读台本,变得莫名其妙的梦」。那可真够可怕的。她好像也经常梦到「工作迟到的梦」。莫非这属于声优的职业病?不,我并非想说自己已经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声优了,这或许是有道理的吧……。
但是只有在现实世界中才会希望做梦。
在今年冬天结束前,我将继续同暖桌,同睡魔,同噩梦作战。
[PR]

  by ohnonono | 2007-05-05 14:20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翻译]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二回

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二回
翻译:小桥舞

第二回「BOYZ 光面」
我是各位熟悉的,一旦被问到「你喜欢吃什么?」时会以快到几乎和「什么?」同时响起的速度答「拉面!」的小野大輔。大家好。
是的,这次的话题是「拉面」。基本上我很喜欢面食,不过其中数拉面是特别的。大学时代,我每天都至少要吃上一顿拉面。与其说我是拉面爱好者,不如说是拉面痴呢。
每当我要去录音室时会用手机的拉面店检索网站搜索最近的美味拉面店。
不过经常出现工作间的间隔只有一小时这样的情况。再加上路上所花时间根本就没时间吃拉面了。我经常陷入「明知附近有美味的拉面店却去不成。」的悲惨境地里。
当然我连去年夏Gフェス去大阪时也事先查了拉面店的情况。
前几天在东京公演的时候,我对石田彰先生说「就算要溜出去我也想去拉面店吃拉面」,结果被教育了「不,小野君,你得先工作,好好工作」。但,就算是坐在飞驰的新干线中,我对拉面的热诚也随着速度的节节上升而愈加沸腾起来。因为我想吃大阪的拉面。因为富良野今年也好冷。
所以,即便在大阪公演热火朝天的会场里我也只是随意吃了点东西,为夜里的拉面行动做准备。把这种想法对其他出演者一说,出现了支持者!混杂了连邦军与Zaft军,共5人的拉面部队成立了。大家都很喜欢吃拉面呢。去的店是在大阪也是首当其冲引入鱼系和式面汤的店家。正好对了我的味!部队的诸位也都热情高涨,在大阪的任务顺利完成了。
不止是这时,每次去旅行我都会去吃当地的拉面。去京都的时候,在品尝京都料理之前,我先去吃了拉面。「新福菜馆」从早上起就开始营业,所以我在早饭吃美味拉面的梦想得以实现。我当真觉得,如果住在京都,就算是三餐都吃拉面也不会觉得痛苦。
我还买了本类似于拉面店开业手册一样的书。这本书可真够有趣的。除了有兑面汤的方法,自制面条的诀窍,连开店所需经费,物品选择,构筑店铺要点,甚至连原价率的计算方式都有写。读这些内容,能感受到拉面出了味道意外的乐趣,简直太棒了。
如果我要开拉面店,会开味道清爽的海鲜类酱油汤面店吧。不,极粗面条佐以猪骨和海鲜浓郁蘸汁的蘸面也让我难以取舍。我也喜欢二郎系(注:指位于三田的「拉面二郎」及其连锁店的拉面,以量多出名)豪迈的拉面,家庭风味的香浓面汤也很好呢。
等等,拉面店和声优工作无法两全吧?……我还是光吃就好了。不过能不能拍什么以拉面店为背景的动画啊。漫画里也有「七彩拉面」和「拉面斗争」呢。我就是这么一个真心期待着拉面动画的拉面痴。

注:
1.关于标题的「光面」,原文是「通麺」,就是没有浇头的面,所以直接翻成光面了。
2.关于文中突然出现的富良野。不得不说那在北海道中部…所以他只是在抽风给吃拉面找借口而已!><
[PR]

  by ohnonono | 2007-05-05 13:30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