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なるあなたへ――写在小野大輔30岁生日前

2008年4月26日,当我赌气写下:你把我整整一年的爱都还给我。的时候,突然有点恍惚。这不是我做他的饭已经满一年的意思,只是在去年他生日那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将ファンレター和差入れ用ゆうパック送往他的事务所。从不指望他能像一开始回那位fans那样给我回信,只是一径地写啊写,亲手交到他手里的有之,托Event 工作人员转交的有之,寄到事务所的有之。整整一年,从无间断。有时会忍不住想他会以怎样的表情来读我那堆内容乱七八糟字也乱七八糟的信。会认真看吗?会忍不住皱眉吗?还是会像gigら那样,一边咯咯轻笑着一边读呢?想像するだけでうきうきとしてるんだ。已经一年了呢,笑。そして、ファンとしては、もう三年目。

2008年4月27日,当我站在人堆里,侧头看着他在高台上吟唱「てのひらの中の奇跡」的时候,被泪刺痛得忍不住就把眼睛眯了起来。何があっても、やっぱこの人だけはやめられない、やめたくもないんだ。真的,其实数小时的等待说不定只能换来浮光掠影般的惊鸿一瞥,仅只如此,便以足够了呢。是的,只要那一瞬他漆黑的瞳眸里仅映下我一个人的身影,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那么好,2008年4月28日,我再度对自己说,これからも、あなたのために、尽くします。
だいすけ、だいすき。

我是一个很口是心非的人。
第一次听到他声音的时候,是在「Air」里吧?那时并不觉得自己会被这个声音的主人所俘虏。
当成为他的饭;当他的名字越来越多地被我提起;当朋友问我你为啥要去看舞踏会我脱口而出「为了小野大輔呀」的时候,我都不觉得自己会喜欢他到什么程度,「素晴らしい声優さんだから、好きになるのも当たり前じゃん」と,那时的我是这么想的。
哪怕2007年1月,当他奇迹一般地坐到我身后,没错我的确表现得跟个HC没啥两样,不过当一个チョーイケメン坐在离自己不到1米的地方,谁都会兴奋得不能自已吧?
对,我还是没有承认(笑)。
这样的我,却在一个飘着细雪的冬日清晨,在营业前3小时排在了アニメイト横浜店的门口,为了买「涼宮ハルヒの激奏」的票。那时的我果然还是经验不足没有选择徹夜,才排了没一会儿票便售完,跑回家刷アニメイト通販的网站也屡次功败垂成,足足7个小时,直到绝望。
跑上yahoo一看,成堆的黄牛让我心焦。真のファンは死ぬほど頑張ったのに、貴様らはね…于是我那时赌气做了一个决定,绝对不在yahoo出手,不管有多么想去。
然后当然后悔了。激奏之夜,我趴在电脑桌前哭得淅沥哗啦,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白衣如雪。多么想在现场看啊,多么想。
我终于发现,自己有多么多么喜欢他。
也就在那一夜,我对自己起誓:以后绝对不错过这个人的任何一场Event,因为错过了我一定会后悔,一定会痛不欲生。

也许我错了。売れ子のファンってたいへんだなぁ…
2007年开始,兴许是マウス的策略使然,兴许与那动荡有关,作为摇钱树,他开始频繁露面。最厉害的时候,每个星期甚至都有1-2次。
有时候看到他灰败的脸色就会忍不住心疼,一边痛骂マウス都这么多动画都这么多DramaCD都这么多广播了,连周末都不让他好好休息。不过难得不出来的时候又觉得想念,又觉得寂寞。比如说这次ネオ的Live他又不出来呢。足足一年了呢,虽然从金钱方面来说ほっとしたかもしれないが,やっぱさびしいよ。真是矛盾。
我每一场都全力以赴,不过每一场都参加到是不可能的啦,每一次抢票都跟打仗没什么两样,而尽是抽选的时候又弄得我ストレス発散できん心浮气躁尽想找碴。为了小野大輔这个人流的眼泪不知道都有几公升了。由此,觉得自己真是个很没良心的人呢,都把水分浪费在这种地方了。(笑)
比如说当我买到今年1月gigら公録的票的时候,眼泪就像关不住阀门一样哗哗往外涌,一路哭着一路走回家。
更别说为了参加某场公録掏钱买了张8000多的DVD。结果不仅没中公録还告诉我中了另外一个大奖——三位女声優的签名台本时,真的很想吐血的。
为了他的专辑发售纪念我也颇费周章。第一次打了好几个国际电话回日本去アニメイト,第二次甚至不孝地改了机票。
夏コミ、電撃祭、TAF,对很多人来说兴许是盛典,对我来说却是一个个如梦魇一般的名词。我还记得海浜幕張天桥上的阴霾,还记得冻得瑟瑟发抖的自己跑得少了半条命的自己;还记得春寒料峭的圣地之夜以及萦绕在big site上破晓的晨雾。现在回想起来,没有一次不是可怕的回忆。熬了几次后感觉都把身体搞坏了也说不定。不过最可怕的应该是如今轻易就会把「じゃあ徹夜しよう」说出口的自己吧。
曾有人对我说:我不像你,做不到对声優那么疯狂。不,其实我只是在结果兴许会随着自己的努力而改变之时全力以赴而已。
我也想晚上香甜地睡个好觉呢,正常人都想的吧(笑)。但现实就是不那么早去,可能连个头顶心都看不到。于是在美梦和小野大輔,在两者衡量中我选择了小野大輔,只是这样而已。

说了这么多,好像在发牢骚似的。其实付出了就有回报,我的记忆中也不光只有黑暗与痛苦不然如何令我如此甘之如饴?(笑)
我参加了他4次握手会,还有数十次的Event吧。搞到后来和好多日本小姑娘都成了熟人,见了面一定会互相打招呼。だって、いつも会場で会ったじゃん。(笑)
而bb。2007年握着因为熬夜已经说不出半句完整的话的我的手说「また来て頂い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的bb,2008年执起我的手凑过来悄悄地说「向こうでも広めてね」的bb,(今考えると、一年を渡って、何かお使いの言葉も親しくなったじゃん?笑)Flying March上唱「Battle Love」时看着我对我伸出手的bb。虽然他前两天所做的事着实把我气得不轻,当夜写了封谴责信第二天去交给他。结果第二天突然又觉得自己不在意这些事了,只要他继续做声優,继续演出更多我喜欢的作品,继续歌唱,继续活跃,就好了。陰からでも見守ってやるよ。(笑)
没错。2008年的初詣,我在明治神宮以及浅草寺许下的心愿是:2008年のおのでぃも声優という仕事を楽しむこと。(←これだけは日本語で神様に祈ったんだ!私のバカ!)

今年,趁他30岁之际,想给他送上更为有意义的东西,于是自作主张地组织了给他庆生的祝福活动。发表时已是3月,还只是在研究所,LJ和星期五发了一下,本来很是担心如果没有人参加该怎么办?没想到却有了20多名参加者。虽然应该是我讲述得不清楚的关系寄过来的东西与其说是卡片倒不如说是一封封热情洋溢的信。(爆)于是计划临时改变。本来是打算把卡片都贴起来做成类似于卡片集形式的本子寄给他的,现在将以尽量保持信原本模样的方式送出。用中文写的我也会做好尽量准确的日文翻译请放心。責任をとって、お届け致します。也希望他收到后能感受到飘洋过海来自中国炽热的爱。不然老听我说中国有多少他的饭却没有啥实感,也不要满脑子都是韩国人了。中国のファンだって、アンタに捧げるんだでば。(我果然还在介意,笑)

ps.算是庆生礼物吧。ふしぎ工房シリーズより、「いのちの期限」。且以此聊表心意。
从去年拿到这张碟就开始听写,而后翻译,进度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缓慢。拜托了一个朋友帮我做成ebook,总算是在他生日前做出来了。最近对自己的中文愈发没有信心了,不过我有全身心投入进去翻哦,宜しければ、ご覧頂けると幸いです。

ps2.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bb在声gura上的个人专栏?从今年起,他开始全彩连载「もす。」,而在那之前专栏叫「Oh!No No No」一直有在翻这个专栏,又恰逢完结,所以昨天临时起意就把之前的翻译作成了ebook。以此作为庆生的另一项礼物好了。(笑)

然后还有两个旧东西。
Voice of Prince——小野大輔
去年他生日前翻的小东西。刚刚看了一遍发现有好几个地方微妙に翻错了|||还请大家无视。
さよならを言う気はない
也是去年翻的小东西。很少翻BL作品的我,嗯。。。有什么ぐちゃぐちゃ的地方也还请见谅。
估计今年会把续篇翻出来吧~

其实本来还有很多东西想翻,不过现在都没有兑现听起来也许就成了无数张空头支票了。(爆)不过我觉得没关系吧,就算不是他生日,也不需要什么名义,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翻译他的东西来表达对他的爱啦。(笑)
[PR]

  by ohnonono | 2008-05-04 00:00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 哎呀!!! チョー行けてる! >>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