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四回

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四回
翻译:小桥舞

第四回「富有魅力的液体」
「小野先生善饮吗?」
小酌时经常有人这么问我。
就算被归类为在热闹的地方会不自在,而且一看就知道不善于交际的我有时也会去喝上几杯。其实,我是很喜欢酒者众东西的。
最近尤为喜欢喝啤酒。工作结束后的第一杯酒就好像渗入声带一般超级好喝。从头到尾一径喝啤酒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从牌子来说,YEBISU最佳,我不太喜欢干啤。在这方面我爱读的一本书「美味し○ぼ」给我带来很大的影响。为了喝得更过瘾,将啤酒与过酒小菜一一试着配合过来也非常有趣。该怎么说呢,虽然啤酒与什么都合得来,根据我的结论,与「带点茶色的东西」很合!油炸食品与烤肉自不消说,我还注意到啤酒与咖喱汁配合得天衣无缝。因为啤酒和咖喱可乐饼以及咖喱面包也异常合得来,推荐大家都去试试。(虽说这搭配容易引发高血压高血脂什么的……笑)
话虽如此,我也并不讨厌其他酒类。虽然我不太喝葡萄酒或是鸡尾酒,我对于烧酒或是日本酒的喜爱程度与啤酒相同甚至在其之上。
我的老家在高知县西部的穷乡僻壤。从古至今那里都是经营酿酒业的小镇。
酒窖融入了小镇的风景。在途经酒窖时能闻到一种说不上来的甜美而稍带刺激的芬芳。虽说对于小孩子来说有种莫名的难以接近感,却总是懵懂地想着那肯定是很富魅力的东西吧。
长大成人,我在能正式喝酒之后喝的第一杯酒是日本酒。我记得好像是我家小镇自古酿造至今的酒。杯中「まけまけいっぱい」(土佐方言,指往酒杯里倒酒倒到快要满出来的状态。)着深富魅力的液体。我一口气将它饮干。
好喝。
从第一口我就这么感觉到了。对于自己居然对酒毫不排斥我也感到很惊讶。那天我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升吧。也没有宿醉。看来是底子好。迄今为止我从没烂醉如泥过。
有一句话叫「いごっそう」。豪气干云,很有男子汉气概,也很有人情味,可是一旦开始喝酒就立即不干活了。这是用来形容典型土佐男儿的一句话。父母两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土佐人,因此我的DNA里必定是嵌刻着「IGOSSOU」这种因子的。(反语是「はちきん」,指能干而爽朗的土佐女性。)
我第一次和父母一起饮酒是几时的事呢?惟有那种渗入肺腑的愉悦和无比的美味尚留在记忆里。
工作结束后和大家一起喝的啤酒。第一次喝的日本酒。与父母对饮那天喝下的酒。
每当我看到空空如也的酒杯,就会想,若今后也能喝到这样一份份美味无匹的酒就好了。
P.S.这次我是一边用玻璃杯加冰块喝着烧酒「魔王」一边写的。
[PR]

  by ohnonono | 2007-05-05 14:43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 哭。。。 [翻译]小野の脳 ONO-NO... >>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