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三回

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三回
翻译:小桥舞

第三回「嗜睡翩想」
那天,我迎来了演出的第一天。
虽然迄今为止也有过不少演出的经历,这次我所演的是一开始就贯穿整个演出的角色。
共演者中有不少都经验老道。剧场内的观众有1000名以上。
铃响,大幕揭开。当我的紧张升腾至最高点的瞬间,伴随着音乐,灯光徐徐地打了进来。
第一声。哎?我要说什么来着?拼命练习的台词却一句都说不出口。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我要冷静!啊,舞台两侧提词的人……不在!对了。为了怕太过依赖他们我对他们说不需要提词。啊~总之,我至少得说句能切换到下一幕的台词才行……可我想不出来。没办法了!我得通过无言的肢体语言想办法衔接上。
喉咙干裂欲焚。满头虚汗。用袖子擦一把吗?不行这样一来从大幕揭开起音乐啊照明啊全都要从头开始了。这绝对不行。呜哇哇哇哇哇哇哇!我该咋办!!
梦醒了。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喉咙干裂欲焚。满头虚汗。
应该是这么回事。在工作的V Check(一边看片子一边排练)时我输给了睡魔,伏在暖桌上睡着了。呜,又来了……
我在某个Event时也提过,自己是个可以将睡眠看作兴趣的深度嗜睡狂。可以若无其事地持续睡12个小时。休息日里基本上都是「一睡不起」。因为熟睡率很高一般不太做梦。可是一旦伏在暖桌上睡着,会睡得很浅因此时常做梦。但是好梦我基本上都记不住,能记住的绝对都是遇到惨事的梦。开个玩笑,我在暖桌上睡着醒来后,声音会变得异常低沉。每次我都会立即放外国电影,首先试着演一下自己演不了的低音炮角色。这个很有趣呢。虽然1~2小时后声音就打回原型,会让人比较伤心啦(笑)。
不多说废话了。问过其他声优后,发现「演出时说不出台词来的梦」或是「工作迟到的梦」,做过这样的梦之人意外的多。这次问了合作过的高桥美佳子大小姐,她好像梦到过「麦克风太高声音进不去结果NG了的梦」以及「不知为何完全不读台本,变得莫名其妙的梦」。那可真够可怕的。她好像也经常梦到「工作迟到的梦」。莫非这属于声优的职业病?不,我并非想说自己已经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声优了,这或许是有道理的吧……。
但是只有在现实世界中才会希望做梦。
在今年冬天结束前,我将继续同暖桌,同睡魔,同噩梦作战。
[PR]

  by ohnonono | 2007-05-05 14:20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 [翻译]小野の脳 ONO-NO... [翻译]小野の脳 ONO-NO... >>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