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一回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从TSR开始翻起的……没有人指正的我只能瞎翻一下~

小野の脳 ONO-NO-NO TSR 第一回
翻译:小桥舞

第一回「艺术的盛典」
新年好,我是小野大輔。
抱歉,「咦?你的专栏不是结束了吗?」抱有如上疑问的各位。不好意思,我回来了。专栏也装点一新…也没新到哪儿去啦。我将继续剖析小野万分无聊的思考回路,把自己的所思所想自白地乱写一通。今年也请多关照了。
因此,说一下我最近的生活琐事。绘画展,啊错了,我是去参加了版画展。是我从学生时代起就钟爱的MAURITS CORNELIS ESCHER(注:错觉图形大师:埃舍尔)的作品展出。哎呀准确说来,我只是「去了」,并没有进去「看」。说起来,我到达入口处时排的长队相当可观。已经搞不清楚是来看版画还是来看人的了,于是我打消了参观的念头。
基本上我比较不习惯于人山人海的地方。我不喜欢拥挤的电车因而比较爱坐各站停电车。就算我对拉面情有独钟,如果美味的拉面店必须排队才能进去,我也是那种会进没有人排队的普通拉面店之人。遇到有什么Live,如果是小而舒适的Live场地我会去看,大场地的话从一开始我就不会去。虽然我觉得足球应该在现场看,但一想到散场回家时的拥挤我就犹疑了。本来我这个人比起在绘画展上一边在意着人流一边观赏画作,宁愿在家里捧着画集悠哉地欣赏。(本末倒置)
因此,立即打消了入内观赏的念头后,我在美术馆的商店里买了一本ESCHER的画集。并等不及在电车中就一边看画集一边往家而去。甚至丢脸地坐过了站。但是那一天我过得很充实。
可是ESCHER的魅力究竟在何处呢?画布上一边是流水一边是耸立的尖塔啦;无限延伸的阶梯啦;振翅的鸟随着色调改变不知何时成了一尾鱼啦。硬要说的话,那种「矛盾游戏」之感恰好对了我的脾胃吧。
基于同样的理由,我喜欢画家René Magritte(注:雷内•马格里特)。描绘着夜晚屋舍的景致里,唯有天空呈一抹苍蓝的「光之帝国」是我非常中意的一幅画。其他还有描绘着管子的画却起名为「这不是管子」;他也试着画上半身是鱼下半身是人的画。就像个随心所欲的小孩,想画什么就放开去画。不过正是这些呈现出了足以被称为艺术品的美好。
……我明白了。为什么我喜欢他们作品的缘由。因为和自己很相像。一旦接到帅哥角色我会很高兴。但是,一旦被人称道说「很帅」,我就会忍不住搞怪。相反的,对那些搞笑角色我会想在塑造时加入很有男子气概的部分。我是个喜好矛盾的任性鬼。啊,他们也一定讨厌人多的地方吧。(只是我乱猜的啦)
虽说这是与演技截然不同的领域。我也能像他们那般,就算时光流逝也能在世间留下一些不会褪色的东西吗——。能带给观众与听众撼动心扉的东西吗——。
「钟爱矛盾,一本正经地搞怪。」这虽说称不上是座右铭那么正经的东西,不过就作为自己今后的目标好了。我一边翻着ESCHER的画集,这种想法不经意地浮上心头。
[PR]

  by ohnonono | 2007-05-05 13:02 | オノディーの全て

<< [翻译]小野の脳 ONO-NO... 翻旧帖了。。。 >>

SEM SKIN - DESIGN by SEM EXE